Peter Ricketts:“英国脱欧迫使英国重新考虑其在世界上的地位”42

作者:北宫�惮

<p>据这位英国外交官称,英国退出欧盟是一个已经破裂的世界的“双输”行动</p><p>采访Philippe Bernard发表于2018年2月16日下午1:08 - 更新于2018年2月17日下午2:15播放时间8分钟</p><p>文章保留给2012年至2016年英国驻法国大使,65岁的Peter Ricketts今天在上议院任职</p><p>前亲欧洲和亲法外交官听取主里基茨此前担任外交部秘书长(2006- 2010年)和国家安全顾问保守党卡梅伦首相的政府领导下已经接受,然后输了, 2016年6月23日,英国脱欧公投</p><p>老实说,我认为我们不会失去在世界上的位置</p><p>当然,英国退欧将改变很多</p><p>但与此同时,我们仍然是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与法国一起,我们是仅有的两个拥有核武器和在世界上采取行动的政治意愿的欧洲国家</p><p>我不明白为什么英国退欧会削弱我们成为积极支持国际安全的国家的能力或意愿</p><p>脱欧是一个巨大的背景和方向变化</p><p>在不久的将来,它会吸收政治体系中的所有氧气</p><p>它没有时间或精力去采取外交政策举措</p><p>从中期来看,它对我们在世界上的地位进行了深刻的反思</p><p>自1945年以来,我们外交政策的两大支柱是欧洲和美国</p><p>但英国脱欧正在改变欧洲的背景,美国正在削弱其在多边国际体系中的作用</p><p>我们必须重新思考战略的基础知识</p><p>这是一个真正的挑战</p><p>与法国一样,我们仍然主要关心捍卫法治,这种法治保护各种规模的国家,并避免陷入几个主要民族主义国家试图主宰其地区的世界</p><p>因此,我们应该继续采取行动,根据联合国的规则保护国际秩序</p><p>英国脱欧并没有改变这一点</p><p>在苏伊士之后,我们得出结论,我们不应该与美国分开</p><p>法国学到的教训是,它必须是独立的,并建立一个与美国截然不同的欧洲未来</p><p>今天,我们面临着选择</p><p>但我的提法是1945年,当时英国人,美国人和法国人建立了正在改变的国际秩序,英国退欧是这种变化的标志之一</p><p>真正的挑战是重新考虑这个秩序,并为英国找到欧盟结构之外的好地方,但不要忘记地理位置!....